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红喜格言水墨漫画定制

志爱美术助残公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动漫交易网专访——漫画家朱森林   

2010-04-23 00:36:41|  分类: 理论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 
 中国动漫交易网专访——漫画家朱森林
 


朱森林简介:
男,1955年生于天津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天津美术家协会理事、天津漫画专业委员会理事。1980年开始漫画创作,现为职业漫画家。
主要作品有:《葫芦头》《大大可笑糖》《胖大嫂》《老李》《肖大爷》《八栖明星》《少年刘罗锅》《阿哥阿嫂》《燕子李四》《老烦和他的女儿们》《牛哥历险》《俗人张三》《愣二哥》等。
曾荣获:
中国首届漫画金猴奖;
作品参加第六、第七、第九届全国美展;
作品《葫芦头》由中央电视台拍成动画片并播出;
曾参加国内外漫画大赛获奖200多个。
出版单行本:
《胖大嫂》西苑出版社出版
《片段拼凑》与苏童合作出版
《大大可笑糖》南京文艺出版社出版
《漫画鲁迅小说》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
《葫芦头》新世纪出版社出版
《济公新传》海燕出版社出版
《世界幽默名著漫画》浙江美术出版社出版
在国内漫画界,朱森林属于承上启下的一代漫画家之一,其品风格偏向于轻松搞笑,有的单幅漫画则有很深的社会讽刺性和批判性。日前中国动漫交易网对漫画家朱森林老师进行了一次专访。
卡 卡:您好,朱老师,很高兴您能够接受我们网站的采访,请问您致力于漫画创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朱森林:1980年。估计那时候还没你呢,呵呵,我80年开始发表作品,第一幅漫画1980年5月20号发表在人民日报讽刺与幽默第二版上。
卡 卡:那您什么时候开始学习漫画的呢?
朱森林:其实***期间我就接触漫画了,那时候打倒刘、邓、陶,满大街都是漫画。因为当时没有人教,主要就是看,边看边学,我那阵儿常给身边的小朋友们画漫画。
卡 卡:除了那些,当时还有其他的漫画资料参考吗?
朱森林:我那时候看国际漫画,当时国内没有漫画(出版),国际漫画我看过,对于那种漫画构思我特别特别喜欢,都在脑子里记着。
卡 卡:您当时是在什么地方看的那些漫画呢?
朱森林:一般都是报纸,后来单位里面也搞过漫画展览,自己也用漫画形式画过,但是没有正式发表过。
卡 卡:那您属于业余创作,还是专职画漫画?
朱森林:以前我在一个纺织行业里面做工会工作,就搞创作,现在这个国企已经不存在了,目前属于专职。
卡 卡:那您画画曾受别人影响么?
朱森林:当时还真没有受任何人的影响,就是喜欢,就是觉得漫画这个东西我完全能够画好,而且不比他们发表的作品画的差。
卡 卡:感觉您是非常有天分的啊。
朱森林:对,而且一投稿就中了,我的第一幅画,我给你说说我的第一幅画是怎么发表的,而且是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,当时这稿费是8块钱,那时候我一个月才挣多少钱啊,十几块钱,我稿费8块钱,你说能不高兴么。当时画的是讽刺一个阿谀奉承的这么个人。
卡 卡:当时允许发表这些题材的漫画作品么?
朱森林:没问题,那是刚粉碎***以后,那时候正是画漫画热,***以前是老一代的,我是新一代的,是***以后的。***这段时间是个空白,我就是***以后加入到这个队伍来的。当时画的就是一个人给领导点烟卷,其实领导没抽烟,领导拿只笔那托着腮思考呢,这个人以为领导抽烟呢,然后给他点上了,拍马屁,这个构思太巧妙了,我自己想着这个点子,我自己都感觉太好了。

 

卡 卡:您作品的风格是一开始就确立了么?
朱森林:我的那个风格就是幽默,以幽默为主,幽默和讽刺,为什么要有讽刺呢,因为我们传统的漫画离不开讽刺,但是我的讽刺占得比例要小。我是七分幽默三分讽刺,为什么讽刺要小呢,这个得谈谈我的创作走向市场化的意义,为什么呢,这个报纸杂志编辑那太苛刻,如果要是讽刺力度大了,发表的难度就大,所以讽刺的力度小,让他幽默的成分高,你的成功率就高,这是我的观点。
卡 卡:也是您长期投稿总结出来的经验啊呵呵。
朱森林:对,一个是自己总结的,一个是我自己也倾向于幽默,但是那种纯幽默的不画,因为报纸很少发表纯幽默的,那种没有一点生活的,就是纯幽默的,国内没有,国外有,还有一个,我觉得很关键是什么呢?我在单位也是个活跃分子,我说相声、演小品、编剧、主持在单位是个活跃分子,我在工会工作,而且朗诵挺好,我在广播站天天播长篇小说。

 


  
     


  卡 卡:简单说说您在天津的生活。
朱森林:有人说我是职业漫画第一人,这个没有人考证,但是我确实很早,我是从80年代末90年代初从单位脱离的。最早那时候是留职停薪,后来我就买断了,我就以漫画为生了,就是天天在家搞漫画创作。
卡 卡:那当时您就靠漫画创作,能维持生活么?
朱森林:当时我没问题,我这个属于个例,没有几个人能够维持,因为第一,漫画稿费比较低,发表的媒体又少,因为当时所有的漫画杂志都有我的连载,画完我都没时间看一遍,那时候就我一个人,连助手都没有,你说这工程多大啊。
卡 卡:您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创作么?
朱森林:一个人,到现在还是一个人。
卡 卡:为什么不办个工作室或是公司呢?
朱森林:我倒是有这个想法,不过总觉得现在和小孩们沟通比较难一点,我还得现教他们。我觉得还有一个,创作是一种享受,我不愿意让这种享受同别人分享,还有因为每一幅画的完成啊,不到最后截稿都不叫完成,有人说,我构思完就完了,不对,你在创作的时候,你在勾线的时候可能还在改,你在最后上色的时候可能还在改。要是找人的话,你随时随地得去教他们,挺费劲的。
卡 卡:您尝试过么?
朱森林:没试过。反正我觉得那么做是商业的模式,我不喜欢。
卡 卡:那您有没有想过收学生办培训啊?
朱老师:不知道怎么收,因为有很多人在网上找我,想跟我学,但是我从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收费,所以我也不收,就是你需要我给你指点指点,我就给你说说。因为我不喜欢是师生关系,我们都是朋友关系,再说毕竟是少数,一年就那么几个,办什么班啊!(笑)
卡 卡:可能感觉就不太自由了是吧?
朱森林:对,确实是那样,工作量也更大了。
卡 卡:那您在独自创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特别大的困难啊?
朱森林:有,你比如说现在,你的作品追求什么?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你是完全迎合市场,你还是要把自己的特点坚持住,我有时候就妥协,不能坚持。
卡 卡:您现在创作的作品是否考虑商业化和艺术化的冲突,如何取舍?
朱森林:你必须得考虑,但是有时候也得坚持,为什么坚持呢,有好多人画的漫画我连看都不看,我不是没看过,我看过,我看过几次,我憋足了劲看完了,最后还是没有坚持看下去,有这种东西,但是这种东西却大行其道,好像有时候媒体推荐的东西未必就是好东西,好多都是点击率高了,他就推荐了,好多好的东西可能没有得到推荐,有时候自己非常苦恼,要是画他那种画儿,我一天画一百幅我都行,就不走脑的那种画,但是我绝对做不到,我觉得太对不起读者了。所以有时候我就坚持我那种东西,宁可你不要,不要就算了。
卡 卡:那您认为什么才是好的漫画?
朱森林:好的漫画应该是给人以想象,带给人一种美感,哪怕是语言上,构思上要机智,让人感觉有智慧的东西在里面。你作为一个漫画家,如果智慧低于一般读者的话,那你成为不了漫画家,漫画家应该去引导走到读者的前面,你的东西应该给人一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。要是人家一看开头就知道结尾了,那你这个就失败。这东西必须是你自己的,但是这种坚持,有人认为特别傻,我觉得那些随便拿着个笑话给改编一下就画成漫画了,那都是对读者不负责任的。
卡 卡:平时您作品的灵感都来源于哪里呢?
朱森林:一个就是生活的观察、积累。积累很重要,生活积累未必就是你真实见到的,可能听到的,可能看到的,可能报纸上间接知道的,还有就是想象,当然想象也是根据正常的轨迹来想象,你想象不能超过一般人的想象。
卡 卡:那您给我们举个例子吧,因为我看到您有一个作品是画城管的那个,当时我看了我就觉得特别有意思,这个作品您的灵感来源于哪?
朱森林:那个是第一,对城管的憎恶,有一次我接孩子去,不是现在的城管啊,是那时候刚有城管的时候,孩子考试我在那等着,然后好多人在那,那有一个卖花的,一个三轮车装了很多花,就看见城管,拿过来都摔在了地上,我一看这人怎么这样啊,心里特别特别(表情厌恶)……你这个搞创作啊,你必须带着感情,你不带感情不行,这种对腐败,对这种现象的憎恶你才能出好东西啊,所以我一直特别特别憎恶,所以就创作了这个,但是我的构思不是特别直路,是迂回的,干嘛要迂回呢,其实就是漫画的技巧,他用这种迂回的办法,中国有句话叫骂人不吐胡儿,其实骂的特别狠,但是看着像有文化的人。(笑)我不知道你听过郭德纲的东西没有?

 


卡 卡:听。
朱森林:郭德纲骂那个宋祖德,你看了么?那篇骂稿那是高玩意儿,那是有文化的人骂的,他骂完你不带任何脏字,但是他比脏字还狠,所以我的作品基本上也是这个道路。骂人都得让被骂的人佩服你。
卡 卡:“我画我家”这个系列,是取材于您自己的家庭么?
朱森林:当然漫画有夸张的成份,有的作品是取材于家庭,但大部分不是,因为家里不可能有这些事情,为什么画这种系列呢,其实考虑在哪呢,也是为了商业的需要,因为你总是单独的,这一幅,那一幅,后期不好出版,画这么个家庭呢,其实原来我画胖大嫂,也是这三个人,人物稍微有点变化。也有很多要单幅画,我也比较喜欢家庭生活的漫画,所以现在画呢就贯这个名。

 

我画我家 系列

卡 卡:您现在创作一部作品需要多长时间?
朱森林:这个说长也长,说短也短,不好说。来灵感了几分钟就完事,很快。但是要是没有灵感,也许几个月都出不来,我现在就好长时间没画这个了
   
     


 
卡 卡:您现在正在创作的作品是什么?
朱森林:现在画的最多的是“讽刺与幽默”有一个他给我起的名字是……其实我画的就是老李,老李这个漫画人物在中国漫画上连载也有20多年的时间了,然后“讽刺与幽默”呢也要,他给我起的名字叫春来秋往,其实我这个人物呢还是老李,我是采取这么个策略,其实我特别喜欢讽刺,我觉得骂人要痛快淋漓的骂,尤其现在你作为一个漫画家,你得有这个使命感,责任感,你漫画家不讽刺,光搞那些个赞扬颂德不说,那个不值得一提,搞那些完全搞笑的东西我觉得也无聊,所以我画这种讽刺的,根据目前发生的重大题材,我把他拿过来然后重新编故事,你可能在网上也能够看到,网上有很多,这个每期一版,我占半版吧,半版大约十二三格吧,每期这么一个故事。

卡 卡:您现在固定发稿的报纸、杂志对您的作品有什么要求么?
朱森林:其实基本都有要求,他有的慕名而来,为了版面需要,你还就得配合,你比如现在有一个登一个四格漫画,它每周一个主题,给我发过来,让我去画,基本上都是半小时能解决问题的,甚至包括像幽默大师的这种老子牌刊物,他也每年都在换,他每年换一个人物,他为了版面让读者感觉到新鲜,所以都有要求,没有要求的少,甚至什么呢,我喜欢我的胖大嫂,我希望我的胖大嫂能够画长期的,我坚持连下去,作为一个作者希望这样,但是好多编辑和我的想法不一样,你给别人胖大嫂了,你给我就得画别的,永远要新的,其实我希望什么呢,我给你新作品,但是人物是老人物,我希望我的人物更广泛的人知道,我以后出版的时候这个单行本好出啊,我现在人物太多了,都记不住了现在,没有办法,有的杂志他一周一期,他也要一个新人物,现在有时候我投机取巧的地方在哪呢,中国漫画我登这个叫老李,我给讽刺与幽默呢,就叫春来秋往,其实画的还是老李,呵呵。

卡 卡:有没有要求特别苛求的让您放弃和他们合作的?
朱森林:少,我这个人好说话,不愿意拒绝人家,也有,太少。

卡 卡:您画了这么多年漫画,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大的困难,有没有想过放弃?
朱森林:想过,特别累,有时候看那椅子都懒得做。还有一个为什么没放弃呢,想了半天,干什么都不行,说心里话,有很多人抱怨,干这行的不挣钱,其实我到一直没有觉得不挣钱,我觉得挺挣钱的,但是我可能容易满足啊,我不知道他说那个挣钱挣多少,反正我家庭够吃够喝的,我觉得挺好,我现在其实印象没画多少幅画,但是我的成功率比较高,基本上画一幅都能登。

卡 卡:您是智慧型的漫画家。
朱森林:我觉得是这样,有的人会画可能不知道怎么画,不知道怎么叫好画,画的成功率很低,所以他抱怨。我觉得我很早就走入市场,我这东西不是特别功利的那种,我是比较走入市场的。

卡 卡:每一个漫画家都有自己的风格,您觉得您的风格是怎样确立的呢?经历了怎样的过程?
朱森林:我听别人给我说过,你要定期啊去临摹别人的作品,但是我其实倒是经常看别人的东西,我很少临摹啊,把别人的东西融入自己的,包括他这思路,他这画的特点,甚至他的表现形式,比如说人家这棵树怎么表现的,我把他模仿过来,我经常的充实自己,可能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,一个是呢和我原来的样子已经不一样了,其实我一直在变,包括这个人物造型上,但是变的不大,都在默默的一点一点的变化,一年前和现在一比就不一样了,我自己可能看的出来,别人可能看不出来。因为有好多人模仿我的,模仿我的到现在还是在模仿我原来的那个样子,我现在都已经变了,他还用原来那种。

  
    

  卡 卡:我看到您的作品大都是讽刺加幽默那种,本来我想问您生活中是不是一个幽默的人,不过刚刚通过和你接触,我想这个问题就不用问了呵呵。
朱森林:是么呵呵,反正我这人啊,怎么说呢,我这人干不了大事,在任何非常严肃的情况下,我都不严肃,我这人真是没有什么正事儿,都是搞笑,你看我锻炼身体啊,早晚活动,一帮人儿,都愿意和我在一块,我有时候踢毽子,其实就是斗嘴,一乐儿。但是找乐儿有个前提,你必须得把握度。这个度是最重要的,我说这个漫画啊,包括幽默啊,幽默不分场合,不分时间、人物,分什么?分度。你和任何人讲笑话儿,讲幽默,在任何场合上讲幽默都没问题,但是你要掌握度。那开追悼会呢你可以幽默,但是你的度很重要,你度掌握不好,那就适得其反。
卡 卡:那您有没有这个经历,有时候没掌握好度的时候?
朱森林:哈哈,有有,肯定有。小时候有时候不懂事,拿过来就说,后来一看不行,你说完之后以为人家乐呢,其实人家乐不出来。
卡 卡:我在查您资料的时候,看到几幅“找不同”的作品,因为我小时候特别爱看这个,经常在报纸上看,后来发现您也画过这个,这是您自己想出来的?
朱森林:这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画呢,这其实是对我作品的二次利用,我那作品都是发表过的,而且是很早以前发表过的,别人找我要这类画,我就把我以前的作品拿出来,那时候没时间,后来有时间我都把作品上颜色,别人要是要的话呢……那个太简单了。其实那种游戏是弱智游戏哈哈,其实他诚心给你弄特别好找,人家还要求,你别太难了,尤其他缩小以后更难找,后来画面再不清楚就更难找了。

 

找不同也称“考眼力”

卡 卡:除了给这些报纸、杂志连载的作品,还有其他的创作么?
朱森林:没有,我都是别人要求我画的,我不画那种没人要的东西。因为像“我爱我家”这作品,胖大嫂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,故事都是我编的,因为画这么多年了,知道对方要什么,现在就是连载的那些啊,人家要的就给人家完了,平时很少有自己想画点画的时间。包括国画也一样,除了有人要,我才画,不要我都不画。
卡 卡:您国画练了多久啊?
朱森林:没练,我拿来就画,就是在家自己画,画多了挑一张好的给人家。  
     


 卡 卡:您除了画画,还有什么其他爱好?
朱森林:我原来就是喜欢表演,演话剧,很累,后来我搞了这个(画漫画),那个(话剧)不能搞,为什么呢,因为话剧是个集体性的东西,少一个人啊,或是配合不好,都不行。我这个呢,我自编自导自演,我一个人完全解决了,很轻松。但是将来我希望自己自编自导什么戏之类的,我喜欢这个,一直没这个机会,如果有这个投资商给我投资啊,网上有,不知道你看没看,我的新浪博客里有我那个胖大嫂拍的那个电视剧,是张海燕演的我那个胖大嫂。
卡 卡:我听说您还练太极?打了多长时间了?
朱森林:打了快十年了吧,就为锻炼身体。
卡 卡:是不是这种自由的生活状态是支撑着您从事这个行业的动力呢?
朱森林:对,你如果比如说,成立这个工作室啊,你就有压力了,为什么呢,这些个孩子们,你得管人家啊,人家得生活啊,人家得从你这拿钱啊,那就累了。我不喜欢那样,哪怕我挣得很少,但是还是享受这段生活。
卡 卡:我刚才也看到您的扑克牌了,在网上也看到好多,那是您通过您授权的么?
朱森林:这个就是朋友找的,然后呢,说给你出,也没提授权没授权,反正出完之后说给你20套就完了。
卡 卡:也没有费用?
朱森林:没有,他没找你要费用就不错了。现在这社会没办法。好多人都不给,完了就给20套,要还想要,就得花钱买。

 


卡 卡:那您对这种现象怎么看啊?
朱森林:没办法。只能顺其自然吧,现在在网上好多人打官司,很费精力,报社也好,出版社也好,他用你的画连告诉你都不告诉。他不给你稿费。好多这种现象,太多了,我也是经常遇到这种情况,你就一笑了之完了,没办法,你控制不了。你要是跟他打的话,你很牵扯精力。你没有那时间。你还得提供什么东西,算了吧,就那回事吧。什么时候这个市场规范化了就行了。
卡 卡:那您对国外的,像日本的漫画怎么看啊?
朱森林:我觉得日本的漫画不能一概而论,还确实有好的,有不少,我喜欢鸟山明的作品,有不少好的作品,当然也有那些个低俗的,但是现在进大陆的,把作品引进来的那些个人水平这个就不好说了。由于他们的品位低,引来了一些个品位不高的作品,这个跟那个日本的水平没有关系,日本还是一个漫画大国,他的漫画家的地位在国内非常高,我现在有时候也想,我画这么多漫画,要是在日本画的画,现在不至于那么囧。我的作品发行量太大了。我的那些作品我摞起来比我人都高,就一张一张的纸。
卡 卡:都出版了么?
朱森林:没有,成本的不多,有限。   
  

 

卡 卡:您平时也看日本漫画么?
朱森林:很少,但是我儿子买了很多。但是鸟山明的我都看过,我很喜欢。其实鸟山明的东西我受过影响,我当时画单幅,没有画连环画,我看了他以后,马上改连环的,那胖大嫂原来是四格的,后来我说我不能画四格的了,我就画长篇的,就从胖大嫂开始。开始给我一个版面,后来给了三个,确实受欢迎。那小故事编的越来越好。那时候我就把我这个放到了胖大嫂里面,那时候你没有反面人物不行啊,你胖大嫂是一个正面人物,你必须得有个反派,就这样,把那个使坏的,犯坏的,在生活当中不敢坏的,我都在那里面坏去。确实那时候他们也是给我一个特别宽松的环境,现在不行了,现在这玩意儿都退了。我那时候画啊,可以说,全国各地,所有的漫画杂志,看完那个都找我,都开栏,累的够呛。但是那时候说实在的稿费也低。你看他那个漫画月刊一版300块钱,我不知道你看没看那个大大可笑糖没有,那时候国营买卖一幅画80元,没办法。

卡 卡:您平时怎么给自己充电啊?
朱森林:反正网络是一方面,电视啊,书啊,报啊都看,都接触。网络其实一开始我也是拒绝的,原来我孩子给我做这个事情,后来他忙自己的事情,这个就管不了了,后来我就自己弄,也可以。

卡 卡:您觉得当下漫画人才是否欠缺?
朱森林:漫画人缺,确实缺,现在是能够制作的不缺,太多了,你比如拿这个做flash的、photoshop的,现在小孩一学就会,没问题,但是你对这个漫画的喜欢程度,你对漫画的制作能力,或者说大点,对美的感觉,你知道什么是好,什么是坏,有鉴别能力,我觉得这方面的人才确实缺。尤其是创作型的漫画太少了,我深有体会,有的人画画相当好,但是创作东西就是不行,一年可能憋出一张像样的,你搞漫画创作,搞漫画创作不是一年憋一张,那是得一天憋100张,得这样的。你没有这个你不能画漫画。画漫画跟画国画不一样,你国画可以反复重复,齐白石画一辈子虾米,漫画家不行啊,你这回画了虾米,下次就得画鱼。你就得永远是新的,不能重复别人,也不能重复自己。所谓难就难在这。

卡 卡:中国的动漫要走出自己的民族之路,您作为漫画界资深人士,对在这个道路上孜孜追求的学生说的点什么?
朱森林:我觉得别先忙于走出世界,先把自己的基本功打好,现在有的年轻人有点好高鹜远,在网上我经常看见这个年轻人发评论,说这个哪不行,哪不行,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看进去,有的人就说华君武的不行,有些人说的话就牛的不行,甚至骂,其实他真正不了解,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看看,华君武的东西,你要坐下来去仔细去品,他那东西不是一日之功,没有一定的文学基础,政治基础,其他的一些基础的话,你画不了华君武那种高水平的东西,他那是高水平的东西,你包括他用笔,用墨,那都是相当考究的,有人就不懂啊,你不懂没事,你问完你再骂,有人就骂。

卡 卡:将来您更偏向创作画哪类作品?
朱森林:我其实都行,不在画什么,在合作的对象,我觉得这很重要,我原来给那个吉林的有一个报纸叫混域漫画报,我给他画的相当多,他每期给我登好多,其实稿费特别特别低,就在这个编辑啊他对你得尊重,他经常跟你交流,基本上就是他喜欢我的作品,他对我的作品每幅画基本没有提出任何疑义,就是我特别放松的给他画,而且这种放松的创作还能出好作品,所以我跟他合作很长,但是我得到的稿费很低,无所谓,我觉得就是一个心情,你给我再高的稿费,但是你要求太苛刻,我也不画,因为我很费劲,我去了,画完了,你再要求我改,再弄再改,不费那劲,还是那样,你要认可我的东西,你就找我来,我就这种风格。

卡 卡:您对自己将来有规划么?
朱森林:顺其自然。

卡 卡:我看你博客里写到了很多对过世的老一辈漫画家的感情,我很感动。
朱森林:恩,他们人都不错,很好。

卡 卡:您了解现在咱们年轻的一些漫画家么?
朱森林:最近看的少了一点,但是我接触的有猫小乐你知道么,当时他画的一般,后来发展很快,现在的风格我不太喜欢,因为变了,他原来的画的我挺喜欢,就是有搞笑啊,有点让人回味的东西。现在可能画的太多了,水分太大,一个作品画的技巧在提高,但是构思太水了。

卡 卡:那这些年轻的有还比较欣赏的么?
朱森林:那就猫小乐吧。他算一个,我接触不太多,只能说泛泛的。

卡 卡:我觉得现在画您这种风格的也不多啊。
朱森林:所以现在我不着急在哪呢,就是你说害怕现在画我这种越来越少了,或是将来没有了,不会的,我觉得现在像这些小年轻画的这种画是一个过渡,现在人们都浮躁,浮躁需要这种画,但是总归还是要回归的。将来还是需要那种比较有深度的,有点生活的,而且我的读者和我一起长大,不担心,你要变,等于把你的读者给放弃了,只要这个编辑认可你就可以合作,如果不认可,那没有必要去说服他。现在有这么个现象,报纸上的专栏越来越少,报纸现在胆都小,报纸比刊物要敏感一点,以为都是普通老百姓看的,刊物呢都是喜欢漫画的人看,不一样,不管是刊物还是报纸,现在大部分用的都是搞笑或者就是那种哲理性的,讽刺的有,但是太少了,现在网上比较多。

卡 卡:您对漫画产业商业化的这种说法是否支持?
朱森林:我支持,这个必须走入市场,你不走入市场,你光孤芳自赏的没用,得得到市场的验证。好坏在哪?检验在市场,没有市场不行。

卡 卡:您觉得咱们的本土漫画如何同国外漫画相竞争呢?
朱森林:这个还得提高咱们本身的水平,网上有的那画,他连底稿都不打,上颜色也是,你最起码对读者尊重啊,你把你上面那些墨迹啊什么的,没必要的你把它清理一下,弄干净了再上颜色,没有。就弄乱七八糟就贴网上了。还有就是一个是从本身的素质提高,多看东西,你有的文化水平低的话,你大的题材你驾驭不了。你还是得有能够驾驭任何题材的本领。

编后记:
  采访朱老师的过程,笑声不断,可以说同朱老师聊天是一种享受,他的妙语连珠,让人不仅开怀大笑,他的漫画更是能够让你乐在其中却不缺乏深意,有人说能把自己的爱好作为自己终身职业的人是最幸福的,我想朱老师就是这样一个幸福的人吧,祝福朱老师能把自己的漫画坚持到底,希望在更多的杂志报刊上看到朱老师带给我们更多更好的作品。

 
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