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红喜格言水墨漫画定制

志爱美术助残公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周飞鸿擒贼技高 知府大盗终落网  

2010-04-25 16:21:52|  分类: 趣趣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周飞鸿擒贼技高    知府大盗终落网 - 趣趣漫画函授中心 - 趣趣漫画函授中心
周飞鸿擒贼技高    知府大盗终落网

      清朝时,福建省漳州府陆路交通方便,海运发达,物产丰富,居民富俗。漳州知府这个官位,在一些贪利人的眼里,自然是一个好位,认为只要到任满离境时,保准钱囊充盈。
      新任知府吴啸云上任后,首先轻装简从,在城里城外微服私访,随后又拜访了城中居住的归隐官员、名流老者和富商乡绅,就本城的历史沿革、前任官员为政利弊等许多问题听取建议,博得了全城父老的一致称许。
       一天夜里,城中发生了一起盗案。本城富户张监生家遇盗,被窃走价值千金的一批金银器物。接到报案后,吴知府不敢怠慢,急忙率领众多捕盗官吏和差役来到张家。
     张监生一看知府大人亲来破案,非常感动,连忙请吴大人到客厅品茶。吴知府将手一摆说:“不必了,还是破案要紧。”说着就与众捕快、差役来到失窃房间,细细勘验,又询问值夜家仆可听到什么动静,但都没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。盘问了一阵,吴知府离开张家,与众捕役返回府衙。临走时,安慰张监生说:“本官一定会督促属下,尽快破案。”
       回后,吴知府召来府衙总捕头林永生,告诫道:“本官已在张监生面前夸下海口,还望林捕头及早破案。”林永生急忙跪下,磕头说:“请大人放心,卑职一定尽心尽力,督率众捕役拿获强盗,安定地方。”吴知府道:“只要尽力,此案不难破获。限以十天为期,等着你的捷报。”林捕头连忙磕头退下,分派众捕役四处出动,搜寻盗贼的踪影。
     一眨眼,十天期限到了,吴知府将林捕头召来问道:“盗贼可曾捉到?”“禀告大人,此贼作案手段十分高明,卑职与众兄弟想尽一切办法,动用一切手段,仍未查到盗踪,请大人再宽限几天。”“本官为政,向来重诺守信。既已与你约定十天为期,你就应该按期捉住盗贼。如今你未拿获盗贼,本官必须轻施惩罚。”说着,脸一沉,喝道:“来呀,给我重责二十大板!”
       行刑完毕,吴知府温和地说道:“本官也不愿伤了和气,但为了破案,不得不如此,再给你十天期限,还望你尽力捉贼。”林永生拖着被打肿的双腿,向吴知府磕了个头,恳切地说道:“不敢有负大人栽培!”退下后,林捕头急忙吩咐众捕役继续寻找线索,自己在家养伤,心里无时不挂念着破案的进展情况。
      没过多久,城里又接连发生两起窃案,都是盗贼趁夜越墙进入有钱人家,大肆盗窃后又越墙而出。为此,林永生又挨了两顿板子,打得皮开肉绽,难以行走。众捕快也忙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乱成一团,虽然都挨了板子,但仍然没有查访出盗贼的丝毫音讯。
       这天,林捕头正为破案之事着急,忽然得到消息,致仕朝官王尚书家遇盗,被窃去皇上赏赐的一件玉璧和许多珠宝首饰,吴知府已赶往王尚书家谢罪去了。听完后,林永生惊惧交加,大叫一声,昏死过去,急得老母和妻子用力掐按人中穴,并灌下一碗人参燕窝汤,方才缓过气来。
       吴知府从王尚书家回到府衙后,又派人来招林永生,一见面就发怒道:“本官一再宽限,可你连半个贼影也没有捉来,实在是办事不力!昨夜王尚书家又被盗,连皇上赏赐的宝玉也失窃了。再给你一月时间,务必力破此案,否则休怪本官无情!”
       林永生回到家里,说了知府限期破案的命令,全家人都惶惶不安。见到这个情景,他不禁产生了寻死的念头。 当夜,趁全家人睡着后,林永生将绳索在房梁上拴了一个扣,打算自尽。可又想起父母的养育之恩和夫妻之爱,禁不住泪如雨下,痛哭失声。其妻被惊醒,见此情况大吃一惊,连忙叫醒婆婆,一齐劝解。全家人思前想后,都认为只有请林永生的舅舅周飞鸿出来帮忙,才能完成知府大人交给的重任。
      周飞鸿原是本府的捕头,武艺高强,尤其善用弹弓。五年前因年老而退休,今年已六十多岁,现在乡下居住。听说城里接连发生奇特巨案,外甥屡被责罚,禁不住豪气复生,就收拾一番,进城查访贼踪。
     老捕头在城里转悠了几天,并请各路朋友协助,仍然未发现什么蛛丝马迹,就怀疑这些案子一定是外来大盗干的。一日路过府衙,听到大堂上又在责罚捕役,心中老大不忍,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:新任知府从外地来上任,莫非盗贼就是他的随从,跟他而来?
      回到外甥家,老捕头忙向林永生打听吴啸云及其随从的情况,得知吴大人原是山东省的监生,报考知府,幸而得到这个肥缺,其随从多是故乡子弟。周飞鸿听到这里,对外甥说:“我已经找到盗贼的踪迹了,但千万别告诉任何人。”
      当夜,老捕头悄悄来到府衙,爬上一棵大树静候。二更时分,果然有一穿黑色紧身夜行衣的蒙面人飞掠而出。四更时,黑衣人又越墙进入府衙。次日一早,全城迅速传开消息:大茶商李百万家被盗,失窃物品价值万金。周飞鸿据此判断,飞贼定在府衙藏身,于是携带弹弓,夜夜在府衙墙外守候。
    几天后,黑衣盗人再次出现。当他飞身上墙时,周老捕头看得真切,拉满弓,一弹射去,知已弹中那飞贼。该贼猛受惊吓,立即转身飞入墙内。
      第二天,林永生到府衙点卯,听说知府大人忽患头痛病,暂不理事,回来告诉了舅舅。周飞鸿微微一笑,心里已认定那飞贼就是知府吴啸云,但什么话也没说。
      半月后,吴知府病愈,一早去城外进香。周飞鸿从旁观看,见吴啸云两边太阳穴贴着铜钱大的膏药,知道是弹伤,乃假称头痛以掩人耳目。老捕头于是将真情告诉了林永生和其他可靠捕役,嘱咐大家务必严守秘密。接着,精选了四个武艺高超的捕快,让他们夜夜在府衙墙外守候。
    一天夜里,又见黑衣人飞出。待他走远,老捕头等悄悄进入后堂,在吴知府的箱柜中翻找,果然发现各家被窃的金银珠宝。急忙将金钏、珠花各取一半,并赶快退出府衙。
    不出所料,次日城里又传出发生盗案的消息。而吴知府,对府衙失盗之事却闭口不言。林永生拿着金钏、珠花等物让失主辨认,果然证实为他们所丢。
     周飞鸿驾上快骑赶到省城,向福建按察使李大人做了详细的报告。李大人听后,沉吟半晌,说道:“即使我们拥有这些证据,仍然无法证明珠玉是吴啸云所盗,而府衙失盗更使知府惊觉,他很可能已将赃物转移,所以目前对他还是不能举告或拘捕。”周飞鸿虽感到失望,但仔细一想,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。   
     没过多长时间,该省布政使张大人因为父母守丧而离职,朝廷命令按察使李大人兼任布政使之职。李借考核之机,将吴知府召到省城,同时暗令周飞鸿、林永生及众失主来省城作证,准备一举揭露吴啸云的罪行。吴并未想到李大人已知他的底细,就高高兴兴来到省城,四处打点,八方交游,想为自己在省城官场打下更牢固的根基。
     在一次酒宴上,吴知府结识了代理布政使李大人家的清客西门信,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。酒酣耳热之际,吴知府提起自己在这次考核中的成绩,西门信说道:“李大人对吴兄很是欣赏,正准备下文调你来省城任职,不知是否愿意?”吴啸云心想:我在漳州获取甚多财物,时间一长难免露出马脚,何不趁此机会离开漳州,连忙离座道:“感谢李大人栽培,还烦请西门先生在大人面前为兄弟多美言几句。”“理应帮忙。”西门信说:“要想让李大人高兴,眼前就有个机会,不知意下如何?”吴知府忙问:“什么机会?小弟愿效犬马之劳。”“李大人的爱女将于近日出阁,但首饰还未齐备,如果能赠给十几件作礼物,调任之事定能办成。”
    “小弟当设法备齐礼物。”吴啸云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对金镯递给西门信,笑着说道:“至于这件么,是给兄台的一点小意思,请笑纳。”西门信稍加推辞,就接过了镯子。又喝两杯酒,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,对吴啸云道:“我差点忘了,李大人的爱女对首饰要求很高,恐怕到时候吴兄所送不合她的意,那就糟了。” 吴啸云急问:“以西门兄看来,有无稳妥之计。”西门信沉吟了一阵,说道:“吴兄,如信得过的话,可否把金银珠宝交给小弟,我替你找工匠制作。”“那就多谢兄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过了两日,吴啸云拿来一匣金银珠宝交给西门信。西门信将此交李大人查验,李大人拿这匣首饰与周飞鸿报来的失单核对,果然与其中有关失物相吻合。遂将吴啸云的罪行报告给闽浙总督。总督做好安排,趁吴知府谒见时,突然将他擒获。吴啸云大呼:“冤枉!冤枉!下官犯了何罪,受到此等侮辱!”总督冷笑道:“如果冤枉了你,这世界上就没有强盗了。来呀,传周飞鸿、林永生、张监生等人上堂作证!”并拿出周飞鸿等从知府衙门密取的金钏、珠花和吴啸云送给西门信的金银珠宝作为证物。吴啸云一看赃物俱在,难以抵赖,只好逐一招供所作窃案。总督将他的罪行奏报皇上,这个披着官衣的巨盗终于受到应有惩罚。

      鉴评:官盗、官霸、官贪在生活中存在,这是一些害人虫。人们应该擦亮眼睛,识别这些害人之官,同其展开斗争。那些任官部门,应该用准人、用好人,绝不可让小人得志,任其为官,伤害百姓。
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