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红喜格言水墨漫画定制

志爱美术助残公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你歌唱  

2013-11-23 16:46:57|  分类: 转载学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怀念邓丽君

为你歌唱 - 陈红喜博客 - 陈红喜博客  爱与志水墨画

  

      今天,是一个特殊的日子。十四年前的今天,一位用天赖之音,征服了亿万华人的歌坛巨星—邓丽君,永远地离开了深爱着她的人们,她那婉约清纯、柔美动人的天籁之音,如今已成了千古绝唱。
    十四年来,每当邓丽君的歌声不经意间飘入我的耳朵,我都会驻足抬头,寻着歌声望去,恍若隔世般地想起自己青涩的初恋,想起那曾经属于自己而现在已远去的青春年华,以及那个已经逝去但在头脑里永远挥之不去的激情燃烧的岁月……
    我得知邓丽君辞世的消息,还是在第二天。我清楚地记得,当时在基层当书记的我,那天下午本要主持一个会议。下午提早上班,走进办公室后,我习惯性地摁开电视,那里面正巧播放这一惊人噩耗。看到这条新闻,我一下子被震惊了!仿佛像失去一位亲人,心里隐隐地作痛,情绪也一下子低落到了极点,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邓丽君演唱的各种精典画面。原本在会上要好好讲一讲的我,那天的讲话很短,会议开完竟然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。以后,每到五月八日,冥冥之中,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位歌坛的里程碑式人物,在她的歌声中,回忆自己的过去,缅怀这位在我青春迷茫、寂寞时期,给我带来心理安慰和快乐的人间天使!
    记得第一次听邓丽君的歌,是在七十年代末。一天,我一同学的大哥,从广州回来,手提黑砖头块子录音机向我们显摆。刚上高中的我们,那时心里已有了青春的骚动。那新奇的录音机在我们同学中没有引起多大的震撼,反到是那里面飘出的邓丽君的歌声,像冲击波般强烈地震撼着我们的心灵,让人感到她不是在唱歌,而像是一位心仪已久、楚楚动人的少女,正在向你娓娓诉说着情话。我们都惊叹道:这世上还竟有如此美妙绝仑歌声!
    自然,在以后的日子里,这位同学在我们之中身价倍增。为了能听到邓丽君的歌,人们都是百般地讨好他。但那时,邓丽君的歌,属于禁歌,在公开场合下是不能听的。要听,也得等那位同学的父母不在家,而且他大哥到外地上班忘带录音机才能听得到。就这样,我们还是偷偷摸摸、断断续续地听了一些邓丽君的歌,如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、《甜蜜蜜》、《何日君再来》等,都是那个时候听到的,这也是我最早听到的邓丽君的歌。
    高中毕业后,我当兵来到了贺兰山里。在大山深处当兵,部队所处的环境是极为荒凉的,军营的生活也是极为清苦的,但最让人无法忍受的还是那与世隔离的寂寞与孤独。两眼一睁、忙到天黑,白天兵看兵、晚上看星星,是山里部队生活的真实写照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在我师很多连队,当兵三年,见不到异性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那时,我们每天除了训练之外,基本上没有什么业余文化生活,而邓丽君那甜美、温柔和极有女人味的歌声,无疑在心理上成了抚慰我们这帮正值青春期的秃和尚的一付良药。
    邓丽君的歌声虽然好听,但在当时却被部队视为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,是被严格禁止的。即便如此,但还是有很多兵们,在努力攒着并不多的津贴费,好购买一台收音机,在那里面偷听邓丽君的歌。一时间,我们师的兵们,买收音机成风;在“敌台”里,偷听邓丽君的歌也成风。
    一次,我师步兵第60团的一个兵,在“敌台”里偷听邓丽君的歌,被指导员发现,并说出了,“愿为邓丽君而战”,“只要能见邓丽君一面,情愿去死”之类的话。这个兵,一时成了我师的反面典型,在全师通报。为此,师里要求,各连队要深入开展“肃清邓丽君的流毒”之类的批判活动。
    连里也按要求,开展了批判活动。指导员拿着师里发的宣讲材料,给我们照本宣科地宣读,邓丽君歌曲的流毒就在于:用内容卿卿我我、低级庸俗的歌声,来涣散我军的军心,以此来瓦解革命军人的斗志,其用心是险恶的。并向我们反复强调,邓丽君军统特务的身份就是最好的证明。此前,我一直无缘目睹邓丽君的倩影,但从她那天赖般的醉人歌声里,我无数次地想像:她一定是一位美丽、善良、纯真的圣洁天使!
    在其后连里组织的讨论发言中,我使劲把邓丽君想像成为,电影中模式化的、妖恶的女特务形象,但怎样联想,这二者之间,在我的心中就是无法划上等号。邓丽君的形象,在我的心目中依旧还是那样完美无睱。我甚至无数次地夸张想像,并在心中反复考问自己,如果在战场上恰巧遇到身为军统特务的邓丽君,我是否会向她开枪?回答是否定的。只是通过这场批判与讨论,使我更加迫切地想听到她的歌,想看到她那美丽的芳容。
    八三年,新报务员实习结束后,我被安排到无线连的值班台,倒班参加台里的战备值班。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都会打开电台的收信机,收听海峡对岸“自由之声”广播电台里的《为您歌唱》栏目。这个栏目,每隔二小时滚动播出一次,里面全是邓丽君甜美温柔的歌声。栏目以邓丽君的歌声为开场白:我要为你歌唱,唱出你心中的悲伤;我要为你歌唱,唱出你心里的希望……每每听到这醉人飘逸的歌声,我的心里都会感到少有的快慰。听她的歌,你就会感到像久别了的恋人,依偎在你的怀抱,正在向你倾诉她别离后的哀愁;此刻,她的歌声,还会让你把平日里积压已久的所有的苦闷、烦恼和孤独、寂寞忘得光光的,那快乐与幸福的感觉会在你的血液中流淌。以至于,在我们台里,大家都争着上夜班。
    夜深人静的报房,是一个温馨的港湾。值夜班的兵,是这港湾里停泊的小舟。在邓丽君那甜美歌声的陪伴下,你会感到深夜不再寂寞漫长,心里不再孤独惆怅;她就像一位天使,在歌声里与你进行着心灵与心灵的沟通。每次听她唱歌,我的脑海里都会马上浮现出一付美好的画面,我的心都会随着她的歌声去跳跃,去体会她歌声里的意境……
    一次,在收信机里听到,邓丽君去部队劳军演出的实况录音,我的心被深深刺痛。当兵数年,我从末看过军区战斗歌舞团到我师慰问演出,但却在《人民军队报》上看到了他们以慰问西沙守岛部队为借口,去西沙旅游,在大海边玩耍,吃海鲜的新闻报道。在收信机里听着邓丽君与国军兄弟的对话,我的心里开始暗暗羡慕海峡对岸的国军弟兄,你们能亲眼看到邓丽君实在是太幸福了!
    八四年春晚,一曲《阿里山的姑娘》,使邓丽君的歌声在部队得到某种程度解禁。我连抄收干扰报的训练课目,也有了以邓丽君的歌声为干扰源的报底。每次抄收干扰报训练,在选择报底的时候,全连的弟兄都会异口同声地喊到,放邓丽君、放邓丽君。抄收以邓丽君的歌声为干扰源的报底,那纯属一种享受!
    我头一次有幸见到邓丽君的芳容,还是八五年我在报训队当教员的时候。一天,我通信员的姐姐到部队探亲,带来了有彩色封面的邓丽君的歌曲磁带。见到邓丽君的倩影,我暗自庆幸,自己多年的猜想没有错,看着磁带封面中的邓丽君,我深深感到她是那样的娇柔可爱与活泼俏皮,她古典美里透露着高雅的气质,让人在心里不由得滋生出一种怜香惜玉的情愫。以至于若干年后,我始终把邓丽君作为自己择偶的标准。
    斯人已去,余音永存。我深深地怀念邓丽君,就在于她用天籁般的歌喉演绎着人间的真情,她是人间真、善、美的使者。我要感谢邓丽君,是她的歌声陪伴我走过了青春的岁月,抚慰了我那孤独寂寞的心!
    再见了
    我的爱人
    我会永远永远爱你在心里
    希望你不要把我忘記
    我永远怀念你溫柔的情
    怀念你火热的心
    怀念你甜蜜的吻
    怀念你那醉人的歌声
    怎能忘记这段情
    我的爱
    再见
    不知哪日与你再相见

为你歌唱
我要为你歌唱,我要为你歌唱,唱出你心中的惆怅。

我要为你歌唱,我要为你歌唱,唱出你心里的向往.....。

遥远的日子里,那些早晨,它漂洋过海,万水千山,准时来到我这里。

柔软、融化、牵引起少年的心。

我要为你歌唱。而我,已走在上学的路上。春来冬去,寒来暑往。

此刻,窗外天地混沌,海一样的浓厚。

岁月哗哗落下,泛起白色的泡,漫地流淌。

但愿你还记得,永远的记着,我们曾经拥有,那闪亮的日子.......。

邓丽君、罗大佑!

小城里,鹿港镇,操场边榕树下,他们,他们曾经为你歌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